• 名酒为何不放过贫瘠的西北市场?
    • 九度咨询光头马斐 消费0元 6个月前 09:49
    44828
    0

    狼来了!

    群狼凶猛,西北的地产酒警报正式拉响。

    西北五省,东至潼关,西到阿拉山口,虽略显贫瘠荒凉,但自古便是兵家必争之地。对于中国酒业而言,由于西北市场地广人稀、经济落后、消费力差,在中国酒业的市场化进程中,几乎已经遗忘了这个广袤的内陆市场。

    然,此一时也,彼一时也,西北酒市的形势近两年风云变色、形势突变。

    近年来,中国酒业的大鳄们似乎又想起了这个曾经“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市场,茅台、五粮液、剑南春、泸州老窖、郎酒、汾酒、劲酒、习酒……再加上西北的地产品牌、老四大名酒之一的西凤酒,名酒们骤然间蜂拥而至,西北市场在短短两三年内便由“无人问津”快速转入“名酒云集”,这便是市场经济的魅力所在。

    群狼的眼睛盯上了西北这块不算肥的肉,可是西北当地那些所谓的地头蛇在思考了吗?

    在自我成长了吗?

    佛家有云:世间万事万物皆有因果!

    此话颇具哲理,中国酒业市场化的前40年里,酒业大亨们瞧不上多投入、少产出的西北市场,此举在情理之中;当前,中国酒业的市场化进入改革的深水区,在各种力量的推动下纷纷进入西北抢夺、分食市场,亦是意料之内。

    那么,名酒们到底为何转头,突然对这块“鸡肋”兴趣陡增了呢?

    首先,我们要看到的是行业未来发展的大势。

    2020年1月1日,“白酒生产线”正式从限制类轻工业中删除,国家从政策上为白酒产业的发展减负,从此前的“限制”改为了“助推”,这对白酒行业而言是莫大的幸事。

    政策放开的背后,首先带来的必然是竞争的加剧。消费者主权时代,白酒行业随消费者的选择倾向进入两极分化时代,马太效应日益突显。

    而政策松绑后,行业内排名前十的名酒企业凭借自己的品牌优势、产品优势、渠道优势、价格优势、利润优势、市场优势,快速、疯狂吸纳消费人群、分食市场份额。

    但同时,我们也要看到名酒品牌之间的竞争也日趋白热化。“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名酒企业们在这个短跑竞速的特殊时期,个个如履薄冰,稍稍打个盹就可能被身后的追赶者反超,目前为行业老三的洋河便正处于这样的危机之中。

    刚刚过去的2019年,白酒行业的在册制造类白酒个体户从2018年的11702家高位下滑至10040家,降幅达到14.2%。未来,行业大幅集中的趋势不可逆!

    其次,我们要看到西北市场这个看似是白酒“浅滩”背后所蕴藏的“富矿”。

    有专注西北的咨询机构指出,包括陕西、甘肃、宁夏、青海、新疆在内的西北五省,市场容量约350—400亿元之间,五省之和尚抵不上华东的一个江苏。

    据说中国白酒第一大市场江苏的容量达到了400—450亿元。但是,陕西125亿、甘肃70亿、宁夏40亿—45亿、青海50亿、新疆60—65亿的市场容量,基数仍是相对地小,加上西北地区民风彪悍、嗜饮成性,未来尚有非常大的潜力可挖。

    再次,我们更要看到时代赋予大西北的历史使命。

    西北地区地理位置十分重要,西接中亚、东连中原、南抵西藏、北出蒙古,是古丝绸之路和现在“一带一路”的起点,这里汉、臧、维、蒙多元文化汇集,催生出了灿烂多姿的西域文明。

    白酒作为中华民族的精神粮食,是华夏文化的重要载体。在文化层面易于与西北各族沟通交流,推动各名酒品牌在市场层面的深度挖掘,处于完全竞争状态的名酒诸侯们怎能放弃这大好时机?

    最后,西北市场上白酒企业少、品牌优势不强、外扩能力孱弱。

    除西凤是名酒外(这个老四大名酒差距那三个已经差距太大了),其余都是地产品牌,实力和能力都很有限。

    近年来,虽有西凤、金徽这样的领军企业想方设法走出本土,到外埠市场去谋求机会,但进展缓慢,短时间内很难改变西北酒企没有全国品牌的局面。

    弱不禁风的本土品牌,让外来的强者们嗅到了市场蛋糕的芬芳,岂有不垂涎三尺之理?

    西北市场看似贫瘠,实则丰饶,未来大有可为。

    没有犁不开的地,只有不尽心的牛,对于敢于迎接任何挑战的白酒企业而言,品牌之间充分竞争的时代已经完全开启,名酒与名酒、名酒与地产酒、地产酒与地产酒之间的白刃战、肉搏战也已全面拉开。

    面对面、肩并肩坐在一起开会的都是兄弟企业,散完会必然就是你死我活的斗争,刺刀与刺刀之间的对垒必须见红。

    市场经济就是这么冷血残酷,也是如此的魅力四射,这个舞台只属于那些“王者”,“青铜”们再不努力,就洗洗睡吧!

    狼是真的来了,西北市场上的伊力特、汉武御、青青稞们,你们还在等着天上掉馅饼吗?


    3
    打赏
    收藏
    点击回复
        全部留言
    • 0
    更多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