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新闻资讯 -> 酒业新闻

    疫后“提价窗口期”几时至?

    酒业新闻

    2020-03-19 10:03:26

    5628 0

    3月4日,宜宾五粮浓香系列酒有限公司向品牌运营商发布通知,公司原定于2020年一季度进行的产品价格调整事宜,因受突发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出于维护各品牌运营商实际利益考虑,暂缓到2020年二季度执行。 这一份暂缓调价的通知,被视为疫情期间缓解经销商压力的特殊举措,业界关心的是,在疫情过后,酒业是否如往年一样,继续每年一度乃至于每年几度的提价“游戏”?

    1、暂缓提价或成普遍现象

    根据宜宾五粮浓香系列酒有限公司的通知,具体产品价格调整时间另行通知。这意味着,一季度或不再提价。这种对重大事项“延后再议”的做法,已经不止于提价。实际上,备受行业瞩目的春季全国糖酒会,同样因受疫情的影响而发出延后通知。 业界的普遍看法是,除了那些在节前已经实施提价的企业,春节后的提价潮或将整体延后。 此前在2019年末,已经有了一波调价潮。2019年12月2日,泸州老窖国窖酒类销售股份有限公司发布通知,43度国窖1573、46度国窖1573计划内配额价格分别上调30元/瓶、50元/瓶。同时,国宝红、曾娜大师装、红瓷装、典藏等差异化产品计划内配额价格分别上调30元/瓶。此外,从2020年1月12日开始,上述产品计划内配额价格再次上调30元/瓶。 更早之前的11月份,酒鬼酒对旗下的高端品牌52度500ml内参酒配额内战略价上调50元/瓶;水井坊对旗下的52度水井坊·典藏大师版等多款产品建议提高零售价,每瓶上涨20元、60元不等。 此外,还有一批企业也在2019年年底密集涨价。

    这种名酒集中涨价的现象,被业界看作是企业“占档位、抢利润、控渠道”的例行动作。但是,新冠肺炎疫情的突然出现,显然打乱了那些预备在年后调价的企业的计划。

    从1月底开始,各地因控制疫情需要陆续实施管控措施,普通百姓也多选择居家防疫,聚饮型消费与礼品型消费骤然降低乃至消失,这给经销商造成了极大压力。 根据惯例,为了应对节后消费高峰,经销商往往在节前囤货。但是,疫情期间一个多月的停摆,对经销商构成了巨大的库存压力。“在这种情况下,若厂家继续提价,那么既不利于经销商消化库存,也不利于继续进货。”有商家表示,如今企业需要应对的状况和往年截然不同,消化既有库存、促进动销成为首要任务,而非控货。

    2、疫情后或会适度反弹

    若普遍延缓调价,待疫情过后,酒类企业还会按照原计划继续涨价吗?实际上,已经有酒企在疫情期间继续按照既定计划调价。

    根据剑南春方面的信息显示,从3月1日开始,水晶剑南春厂价上调20元/瓶,珍藏级剑南春厂价上调30元/瓶。往回看,这是剑南春近两年来“小幅快提”涨价策略的延续。此轮涨价决定,是早在2019年底就已经做出,只不过各区域市场有3个月的适应期,最后截止日期是3月1日。 也就是说,这一轮涨价,并非是疫情后的决策,而是始于之前,部分地区也在此之前已经开始执行。但是在疫情打乱多数企业涨价节奏的情况下,剑南春依旧延续此前政策,显示了其对市场的“自信”。 此外,剑南春主力产品仍在1000元以下档位,相比五粮液与茅台,依然有较大的提升空间,因而外界对其小幅提价的行为并未太过惊讶。 千禾策划负责人吕正春认为,传统意义上酒业的两个调价节点也集中于两个旺销季——春节档和中秋档。

    在部分酒企错失春节档的调价机遇后,中秋档或成为下一个发力点。也就是说,若酒企选择继续调价的话,那么会在中秋档前后有所行动。 业界认为,对照2003年非典期间的消费状况,今年疫情过后,势必会出现一波反弹式消费。2003年的非典疫情,在六七月才得到控制,但从2003年的三季度起,国庆、中秋假期的“反弹式”消费已经集中出现。那么,随着此次疫情逐步得到控制,我们有理由相信,下半年酒水市场有望恢复到正规。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

    疫情在3月已得到逐步控制,那么之后这波反弹消费也很大概率会与中秋档重叠。而从企业自身来看,也多有调价、完成既定任务的动力。根据此前五粮液集团的规划,宜宾五粮浓香系列酒有限公司在千亿目标中,将承担约200亿元的任务额度。

    3、成本持续上升,或将助推名酒继续提价

    消费市场的变化已经给予酒企在疫情后继续提价的动力,企业面临的用工、物流、原材料等多种成本的持续上升,让这一动力更为增强。

    首先是生产白酒的直接原料成本上升,以主料高粱为例,2016年均价1.10元/斤,此后逐年上涨,其年均涨幅约在10%以上,优质高粱的价格更高,其涨跌对成品的影响更大。 其他主料、辅料方面,玉米、小麦的收购价格也是逐年递增。以玉米为例,受到中美贸易战因素的影响,包括美国产的玉米在内的农产品关税提高了25%。进入2018年7月后,山东、河南、广东及湖北等地的玉米,价格小幅上涨10~20元/吨。 生产原料如此,包装等辅料同样在上涨。

     据中国纸业网发布的信息显示,以黄板纸为例,全国范围内价格在2018年5月中旬创下历史新高后开始松动,但截至当年7月山东地区报价2750元/吨。到了2019年继续上涨,2019年上半年,有纸厂发出了涨价函,纸价普遍上调100元/吨,个别最高上调170元/吨。据称调价原因有二:一是原材料等生产成本上升引起的经营压力;二是长期以来纸的售价远低于成本价,调价是为保持产品品质的稳定性。 此外,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全国各地也都开启了新一轮的环保风暴,整治、排查让一些污染严重的纸箱厂临时性或永久性关停,这也让与酒业相关的包装成本不断上涨。此外,交通物流成本也有所上升。 除纸质包装之外,玻璃、陶瓷等相关行业也都面临着成本上升、成品价格逐步上涨的现实。在这种情况下,酒类产品的生产成本自然节节攀升。 

    伴随于此,人力成本、营销成本也同样处于上升阶段,这导致了酒类企业的成本大增。尤其是近期,随着全国疫情逐步得到控制,各地逐渐全面复工复产,但企业仍然面临招工难和用工成本不断上涨、物流成本等不断提升的现象,各种成本的增加给企业带来了不小的压力。 对于高端白酒,情况更为复杂,尽管其生产成本的上升幅度远远不能动摇其零售价,但是基于企业发展战略需要以及对竞品的回应,涨价也成为必不可少的手段。 虽然此次的新冠疫情会对酒类产品价格调整带来一定影响,但从中长期来看,这种影响或很快就会消散,疫情后的常态,依然会恢复到名酒价格逐年上涨的本来轨道。

    来源:华夏酒报


    扫一扫
    享受分享乐趣

    推荐阅读

    

    文章评论

    注册或登后即可发表评论

    登录注册

    全部评论(0)

    • 积分

      497

    • 文章

      1390

    • UID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