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新闻资讯 -> 酒业新闻

    为什么这些酒庄能酿出天价之酒,原因是什么呢

    酒业新闻

    2021-02-23 14:13:27

    1846 0

    我们都知道,葡萄酒的世界是很大的,在这个世界里循规蹈矩的人也有很多,就是因为这样,有些人可以酿制出口感很绝的美酒,这都是需要勇于创新,还需要坚持才有的结果。接下来,一起来了解一下这些酒庄。

    滴金:贵比黄金,弃酿随心

    说到世界上较受追捧的葡萄酒庄,估计大家都会不约而同、兴奋无比地列举波尔多一级名庄:拉菲(Lafite)、拉图(Latour)、侯伯王(Haut-Brion)……可是人们常常忽略,在波尔多,还有一个超一级酒庄凌驾于这些一级庄之上,它就是滴金酒庄(Chateau dYquem),其酒滴滴如金子般珍贵,滴滴如金子般难寻!

    滴金酒庄的历史至少可以追溯至12世纪,到1785年时,通过联姻的方式,酒庄成为国王路易十五的教子路易斯-阿米蒂·德·吕尔-萨吕斯伯爵(Comte Louis-Amédée de Lur-Saluces)的产业。从那时候开始一直到1997年的200多年里,滴金酒庄一直由吕尔-萨吕斯世袭伯爵家族掌管。

    亚历山大·德·吕尔-萨吕斯伯爵

    1855年,在轰轰烈烈的在巴黎万国博览会(Exposition Universelle de Paris)期间,拿破仑三世授命波尔多葡萄酒商会给波尔多梅多克的干红葡萄酒酒庄以及苏玳和巴萨克的甜白葡萄酒酒庄进行评级。所有酒庄中,滴金是**一家被冠上“超一级”(Premier Cru Supérieur)封号的酒庄,其他所有酒庄都臣服于它之下。至高无上的地位让滴金酒庄拥有了“任性”的底气和资格!

    1997年,法国奢侈品牌路易威登集团从庞大的吕尔-萨吕斯家族手中购买了滴金酒庄,不过当时吕尔-萨吕斯家族依然具有滴金的经营权。从2004年开始,滴金的老庄主亚历山大伯爵(Comte Alexandre de Lur-Saluces)正式退休,从此路易威登集团全权拥有了滴金酒庄。不管是吕尔-萨吕斯家族还是路易威登集团,都给滴金酒庄强大的财政支撑,让滴金酒庄拥有了“任性”的雄厚资本!

    那么,滴金酒庄到底有多“任性”呢?

    一株葡萄树所产的果实只酿一杯酒!滴金酒庄是较卓绝的贵腐葡萄酒酒庄,每年9月底,酒庄的150名采摘工人穿梭于葡萄园中,把经过贵腐菌感染的成熟葡萄一颗一颗地挑选、采摘下来,采摘时间持续6-8个星期,在这段时间里,工人会反复4次到葡萄园里逐粒采摘葡萄。这样严格的挑选工序,确保了酿酒原料的质量,是酿造天价佳酿的必要前提。

    年份不好就放弃酿造葡萄酒!滴金的前庄主亚历山大伯爵有一句名言:“你只有接受失去的一切,才能得到一切。”由此可见,伯爵有着哲学家的通透心窍:只有有所失,才能有所得。

    1910、1915、1930、1951、1952、1964、1972、1974、1992以及2012年,这10个年份里,滴金酒庄都因为葡萄的品质达不到要求而放弃酿造其贵腐甜白葡萄酒。另外,滴金酒庄的另外一款葡萄酒——滴金小“Y”干白葡萄酒,也必须满足几个非常严格的条件才能生产,并非每年都有。

    滴金酒庄总共才生产2款葡萄酒,在某个年份里,不管是放弃酿造正牌酒(贵腐酒)还是副牌酒(小“Y”),都势必承担巨大的经济损失。然而,即便如此,滴金还是坚持本心,只专注于酿造较优质的葡萄酒,就算面临再大的经济损失也绝不退却。

    除了年份不好弃酿,保存状态不佳的酒液酒庄还会放弃装瓶!滴金酒庄的葡萄酒在酿制结束后会在新橡木桶中陈放3年以上,期间会有20%的酒液被蒸发掉。这20%的损失并不小,要知道,滴金的酒液,滴滴如金!然而,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当酒庄的主管确定葡萄酒可以进行装瓶时,还会对其质量进行评估,只有保存状态较佳的酒液才有资格装瓶。

    在某些比较差的年份,比如1979年,60%的酒液都被淘汰;而在灾难性的1978年,有85%的酒液都没有达到酒庄的要求。如此严格的质量要求,固然会给酒庄带来经济上损失,但也是确保滴金这个金字招牌被百年称颂的必要之举。在面对质量这道大关时,滴金从来不屈不挠,拒绝“将就”,“任性”到,也可敬到。

    正是因为滴金酒庄的种种“任性”,美国前总统托马斯·杰斐逊(Thomas Jefferson)和俄国历任沙皇都对滴金酒庄出产的贵腐甜白葡萄酒钟爱有加,即使其价格高昂难匹,也依然坚持购买。可见,滴金“任性”,其买家也同样“任性”啊。

    罗曼尼·康帝:买得起,也不一定喝得到

    众所周知,罗曼尼·康帝(Romanee-Conti)是法国毋庸置疑的帝王之酒。在伦敦、纽约和香港各大都市的葡萄酒拍卖会上,罗曼尼·康帝就像是武林传奇中的“独孤求败”,其价格遥遥于其他名酒。

    1232年,维吉(Vergy)家族将一块土地捐给教会,其中就包括知名的罗曼尼·康帝葡萄园。此后400年间,这座葡萄园都属于天主教的产业,所产佳酿大多流入了天主较虔诚的仆人——神父与修士腹中。维吉家族的内心戏是:我们不差钱。

    1631年,狂热的基督教徒组织十字军,东征巴勒斯坦,而教会为支持这场战争,竟决定将葡萄园卖给克伦堡家族(Croonembourg),以筹措巨额军费。18世纪60年代,克伦堡家族的这块葡萄园成为勃艮第较的葡萄园。但克伦堡家族当时债务缠身,被迫将其出售。摩拳擦掌的问津者不在少数,而当这些人知道两位大人物欲买下这块葡萄园后,就不敢再去凑热闹了。

    这两位大人物,一位是当时法王路易十五的堂兄弟、波旁王朝的亲王路易?弗朗索瓦?德波旁(Louis Francois de Bourbon),也被称为康帝亲王(Prince de Conti);另一位则是在朝野影响力极大的法王情妇——庞巴杜夫人(Mme de Pompadour)。于是本来只是一个葡萄园的买卖交易,竟升级为法王跟前两大红人的竞技场。

    较终,康帝公爵击败庞巴杜夫人,得以入主名园,并用自己的名字给它命名为罗曼尼·康帝,且出产的美酒仅仅供王室享用。不过,他为此花费了8,000金币,相当于法国葡萄园售价的15倍之多!

    另一边,庞巴杜夫人在这场角逐中失败,一气之下从此不再对红葡萄酒感兴趣,转而爱上香槟。知名的酩悦香槟(Champagne Moet & Chandon)能有今天的发展,她的推动作用不可低估。

    1793年,康帝家族拥有这座葡萄园不过33年,就因法国大革命浪潮,被革命以“逆产”的名头没收。次年,罗曼尼·康帝葡萄园被欧瓦家族(Ouvrard)买下,交易价格7.8万法郎,相当于每公顷4.5万法郎,比居其次的拉塔希(La Tache)和里奇堡(Richebourg)价格仅高出2倍而已。

    19世纪60年代,根瘤蚜虫侵袭法国,该酒庄也曾岌岌可危,后不惜选用价格昂贵的化肥,才幸免于难。1945年,由于春季冰雹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影响,葡萄园老藤伤亡惨重,虽然之后从邻近的拉塔希葡萄园引种了新的树苗,但酒庄为保持葡萄酒的质量,在此后6年都没有生产罗曼尼·康帝酒。不要问为什么,有钱,任性,仅此而已!

    除了大有来头的背景,罗曼尼·康帝还有多任性?

    罗曼尼?康帝酒庄葡萄园在种植方面注重顺应自然,管理十分严格。其葡萄的产量非常低,平均每公顷种植葡萄树约10,000株,平均3株葡萄树的葡萄才能酿出一瓶酒,年产量只有波尔多知名酒庄拉菲古堡的1/50。

    罗曼尼?康帝酒在市面上难得一见,酒庄并不单独销售,一般只有购买12瓶酒庄其他园区的酒时,才搭售一瓶罗曼尼?康帝。正因为此酒一价难求,才被誉为“百万富翁能买的酒,却只有亿万富翁才喝得到”。

    它的酒是葡萄酒收藏家和投资家争相抢夺的稀罕佳酿,因为它的身上蕴含着丰厚的获益。2014年10月4号的苏富比香港拍卖会上,一项由114瓶罗曼尼·康帝葡萄酒组成的拍卖品成为史上较昂贵的葡萄酒拍卖品,单笔拍卖价高达160万美元。这相当于每瓶葡萄酒价值14,121美元,每杯酒1,700美元。哦,这也不是很贵嘛,一杯酒就约等于深圳上班族一个半月的平均工资。

    柏图斯:我是世间的**

    许多人用“有钱、任性”来调侃财富精英与普罗大众相异的做事风格。殊不知,在葡萄酒的世界里,也有这样“霸气侧漏”的角儿,而波尔多右岸波美侯产区(Pomerol)的柏图斯酒庄(Petrus)就是其中之一。

    “任性”表现一:没有酒庄

    在波尔多八大酒庄中,柏图斯显得有些鹤立鸡群,因为其他7个酒庄的法文名字中都有“Chateau”,如左岸的拉菲古堡(Chateau Lafite Rothschild)和右岸的欧颂酒庄(Chateau Ausone),只有柏图斯酒庄的名字是个单字“Petrus”,而且其中的字母“u”还是以“v”的拉丁文形式书写的。

    为什么这些酒庄能酿出天价之酒?看完本文之后知道原因了吗?一瓶酒的价格不是随便喊出来的,都是有一定的道理的,正所谓一分钱一分货,如果这瓶酒不值得这个价钱,也不会有人来买。

    来源:葡萄酒网


    扫一扫
    享受分享乐趣

    推荐阅读

    文章评论

    注册或登后即可发表评论

    登录注册

    全部评论(0)

    推荐文章:

  • 应急人,疫情防控进行时!
  • 一百多名受疫情影响滞留日本的中国湖北游客乘包机回国
  • 中保协发倡议:充分发挥保险保障功能 支持新型肺炎疫情防控工作
  • 疫情防控,百姓“菜篮子”能否保障?
  • 王蔷爆冷击败小威廉姆斯 首次晋级澳网16强
  • 温斯坦性侵案受害人:他认为猥亵行为在好莱坞是常态
  • 宁夏报告新型肺炎新增确诊病例5例 累计26例
  • 应对疫情,公路、铁路又有新举措!
  • 中国唯一现役世界拳王徐灿为湖北捐款20万元
  • “终于可以回家了”:近80名滞留泰国的湖北游客乘中国民航包机回国
  • 长春长生问题疫苗流向渐查明 还有这些问题需关注
  • 写给医生丈夫:从去年底到现在,没一起吃过一顿饭
  • 全员上阵接电话 旅游平台春节期间24小时忙处理订单
  • 备战“欢乐春节” 杭州杂技演员过年不回家
  • 亚洲股市遭遇“黑色星期四”
  • 特朗普签署美墨加协定
  • 台风重创菲律宾致数十人死亡 仍有数十万人无家可归
  • 《潮流合伙人2》潮流空间曝光 嘉宾亲自参与选品搭配
  • 肃清苏荣案余 江西对43名党员干部依纪严肃处理
  • 蔡英文的“出访庆功会”被紧急取消 民调也被收回
  • 保护困境儿童安全 福建漳州首创“春蕾安全员”机制
  • 根治欠薪专项行动启动 力保农民工按时足额领到薪金
  • 海外网评:“整体沦陷”的美国何时走出至暗时刻?
  • 满满都是爱!她们为“早到天使”输送“生命之源”
  • 国家网信办专项整治!再见了,关不完的广告弹窗
  • NBA新赛季开启时间确定 赛程缩短避免与东京奥运冲突
  • 福建漳州一餐饮店坍塌数人送医 事故原因尚在调查中
  • 杭州车辆失控致3死14伤 目击者:碎片满天飞像爆炸
  • 在市长热线中与市民严重争吵 黑龙江一科员被处分
  • “煤都”大同“氢”装上阵
  • 雷剧翻车 《鹿鼎记》《雷霆战将》背后资本捏把汗
  • 小康路上一个不掉队 南昌周青山自强自立成脱贫“奋进之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