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新闻资讯 -> 酒业新闻

    资本入酱图鉴:谁能破浪?谁在裸泳?

    酒业新闻

    2021-07-09 14:27:48

    22067 0

    酱酒热,不仅让仁怀酒企迎来黄金时代,也撩拨着资本的欲望,“蘸酱买醉”潮流愈演愈热。

    3月,知名药企修正集团宣布旗下修正酒业正与茅台镇的酒企洽谈,有意收购酱酒企业的消息还未淡去;5月,融创携手环球佳酿豪掷100亿,四年规划产能4万吨;6月,种金针菇的众兴菌业、区块链科技公司吉宏股份等都相继发公告称拟收购酱酒企业……

    贵州仁怀,正成为资本围猎的主要对象。

    在资本争相“入酱豪饮”的背后,谁又能乘风破浪、笑傲江湖?谁又在败走麦城、铩羽而归?

    为此,酒业家整理了这份资本入酱图鉴,试图还原一个战火纷争的酱酒江湖,以期寻找到资本“豪掷饮酒不上头”的底层逻辑。

    01、各路资本争相入酱“买醉”

    酱酒的赛道,从不乏投资者,今年以来酱酒行情路高歌猛进,更是催生了资本争相入局“买醉”。

    在近日公布的《遵义2021年产业大招商第一批推介项目》中,酒类相关项目29个,总投资超167亿元。

    6月20日,种金针菇的众兴菌业宣布拟收购茅台镇酱酒企业圣窖酒业100%股权;

    6月28日,区块链科技公司吉宏股份公告称拟收购贵州钓台贡酒业不低于70%的股权;

    5月19日,环球佳酿携手融创入局,在仁怀整体投资超100亿元,四年规划产能3万吨;

    4月30日,烟草企业五叶神集团同仁怀市签订投资协议,加入酱酒赛道,正式启动厚工坊酒业年产5000吨酱香型白酒生产项目;

    3月22日,一则修正药业欲收购茅台镇酱酒企业的消息传出,若收购成功,修正药业将成为继天士力之后,第二家进军酱酒行业的药业集团。

    不仅如此,其他香型企业也纷纷进军酱酒市场。

    4月28日,海南椰岛发布公告称,其全资子公司椰岛酒业拟与贵州省仁怀市茅台镇糊涂酒业共同出资设立合资公司,计划未来5年内投资50亿元,打造规模仅次于贵州茅台的酱酒新势力;水井坊也宣布,拟合资成立贵州水井坊国威酒业有限公司。

    “从目前进入酱酒领域的投资,主要分为四类:金融投资、产融投资、快消投资和酒商投资。”北京卓鹏战略咨询机构董事长田卓鹏表示,来源不同的资本入酱意图各异。

    金融资本,旨在快速整合现有品牌及利润打包或借壳上市;产融资本大多不是纯粹地入股去获得平均回报,而是寻求经营多元化、资本虚拟化、提升资本运营档次,如天士力、修正、步长集团、劲酒等;快消资本例如此前的娃哈哈,酒商资本则以期从原酒上获得获得更多资源,如环球佳酿、金东等。

    02、赛道拥挤,仁怀的酒企还够卖吗?

    在2019年11月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里,白酒产业都属于限制产业,新建白酒生产线是被禁止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生产许可证已经停办多年,且茅台镇核心7.5平方公里土地资源紧张,新建酒厂难度巨大,通过收购(入股)来满足自己需求,已经成功资本入酱的主流路径,也让酱酒赛道日益拥挤。

    纵观仁怀酱酒市场,历来不乏资本的青睐,每一个优秀的酱香酒品牌后面都有大产业资本的支撑,天士力投资国台、湖北宜化投资金沙、金东资本投资珍酒等都是酱香酒产业成功的投资案例。

    “酱酒行业快速发展需要资本助力,生产和品牌两头都需要大资本的推动。”权图酱酒工作室首席专家权图指出,酱酒的生产、资金周转率非常低,投资门槛高。

    据称,茅台镇一万吨基酒的基建和储存成本5年加起来要30亿元,非茅台镇产区需要25亿元,这是很大的资金投入。

    权图进一步分析,从品牌角度来看,酱酒总体来说,国家名酒比较少,地方名酒比较多,企业需要在品牌方面有巨大的投资,并且品牌上的投资不会低于生产上投入。

    那么,在资本潮涌般入酱饮酒背后,仁怀的酒企还够卖吗?

    据不完全统计,截止2021年初,仁怀市有白酒生产企业1779家,其中获得《食品生产许可证》的白酒生产企业346家,小作坊登记许可915家,无证无登记许可266家,2000万元以上规模企业92家(2021年)。2021年产季、2020年重阳投料下沙时,据不完全统计,全市投产企业约900多家。

    仁怀市酒业协会副秘书长周山荣对酒业家表示,尽管资本“饮酒”热情高涨,但从实际情况分析看,业外资本入局酱酒领域,目前在酱酒一二线品牌很难“杀”进去,三线偏上的品牌将会成为业外资本第一主“挖”战场,资本们可选的优质标的并不算太多,这也使得资本“抢购”酒企的步调显得急切而潮涌。

    03、谁能笑傲江湖,谁在铩羽而归?

    资本密集进入酱酒赛道,皆为利来。

    中国酒业协会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酱酒实现产能约60万千升,约占中国白酒行业产能740万千升的8%,实现销售收入约1550亿元,约占白酒收入的26%。

    但在酱酒市场投资上,可谓几家欢喜几家愁,有人笑傲江湖,亦有人铩羽而归。

    作为最早投资酱酒的贵州省外资本,天士力与国台可谓酱酒投资的成功案例,22年间发展经历起起伏伏,终于守得云开见明月来酱酒发展黄金期;2017年衡昌烧坊被环球佳酿收入旗下,两年时间,仅主要靠两款千元以上产品,便实现了从零到5亿的销售额突破,并成为近年来为数不多的快速崛起的高端酱香品牌。

    近一段时间以来,“蘸酱”就起飞被越来越多的人奉为金科玉律,酱酒似乎成为了业外资本的财富飙升的秘密。

    众兴菌业、吉宏股份,甚至一些传出了要做酱酒消息的酒企,股价都因此暴涨,就连证交所都频频发函,要求“买醉”企业说明是否存在迎合热点炒作股价的情形。

    但投资酱酒并非稳赚不赔。

    2011年,海航集团以7.8亿元价格收购贵州怀酒,希望将其打入全国酱香型白酒市场前三名,但发展遭遇“滑铁卢”,远不及预期,2020年被国台收之麾下;

    2013年饮料行业巨头娃哈哈投资150亿元成立领酱国酒公司,但其企图将快消运营模式复制于酱酒的路径,遭遇“水土不服”。

    由于行业开始步入深度调整期,2013年前后,多家业外资本加入酱酒赛道,但留下的不多,就连IT巨头联想也在酱酒投资上栽了跟头。

    有成功范本,也有“腰折”先例,有资本这个密码,到底能不能打开酱酒发展的“月光宝盒”?

    “酱酒热是时空背离下的供需失衡,供需之间有5年的时间跨度,资本赚快钱并不是什么好事,盲目入局仍在存在风险。”北京君度卓越咨询董事长林枫表示,无论是产业投资还是财务投资,不同来源和目的的资本入局,战略定位不同结局或天壤之别。

    林枫指出,一些短线投资业外资本意图以收购酱酒企业跟风热门概念,以酱酒企业的高毛利和业绩增长来弥补主业短板,以酱酒热度换拉升股价在资本市场套利;一些快线资本入酱并未深思熟虑,让这种投资平添些许“占坑”的意味。

    “对资本来说,一定要思考产业闭环,如何构建可持续和跨越周期的模式,如何建立在新的营销模式上去建立需求端和消费端的链接。”林枫表示。

    04、如何买醉不上头?资本入酱的底层逻辑

    有资本入酱能乘风破浪,亦有被拍死在沙滩上。那么,酱酒投资的底层逻辑是什么?那些笑傲江湖的资本,又有那些共性?如何“买醉不上头”?

    “投资酱香酒产业,没有10年见不到回头钱。”正如天士力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国台酒业董事长闫希军在公开场合多次表示,投资大、周期长、回报慢是酱香酒产业的投资属性,雄厚资本加持的信心、不计成本的决心、坚守传统工艺的耐心,毫无疑问,是否遵循酱酒生产的规律,已成为酱酒投资成败的最底层逻辑。

    “茅台镇,究竟有多少钱?有多少地?究竟有多少酒?这三个问题,是中国酱酒特别是大企业家、大资本们面临的首要问题。”周山荣说,不能搞清楚这三个根本问题,不遵循酱酒运营规律和底层逻辑,仅凭资本,必将重蹈娃哈哈、海航等的覆辙。

    “酱酒的发展有茅台这个定心盘,游戏规则是以茅台为代表的头部企业来制定,资本入酱的成功者,在酿造、生产、营销、推广要都是酱香酒规律的遵循者。”田卓鹏指出。

    酒业家梳理中发现,在入酱过程中,诸如国台、劲牌、环球佳酿等的做法就是,将酿酒环节作为入酱的支点,试图通过产能支点,以资本杠杆撬动更大的市场盘子。

    多位行业专家一致表示,无论是产融重资产投资,还是财务型轻资产投资,一个不容忽略的事实是,在“吨位决定地位”的酱酒江湖,更加看好参与到酿酒、品牌塑造、市场推广等各个领域的长期主义的产融投资。

    林枫则表示,通过用户教育渠道赋能,把超级终端店烟酒店变成了自己的团购商和用户教育专家,也是入酱成功的有效路径。

    在权图看来,酱酒投资成功的案例,多数集中在长线的产业资本投资。

    权图进一步向酒业家表示,酱酒投资有四个核心要素需要考量:一是资本实力强不强;二是标的好不好,越是头部酱酒企业投资价值远远高于非头部、贵州名酒好于非名酒;三是资本行不行,要清楚资本属性与来源属于,是产融型、金融型资本,还是来自酒商、快消企业;四是团队行不行,拥有稳定、高水平的运营管理团队是上上之选。

    来源:酒业家


    扫一扫
    享受分享乐趣

    推荐阅读

    文章评论

    注册或登后即可发表评论

    登录注册

    全部评论(0)

    推荐文章:

  • 应急人,疫情防控进行时!
  • 一百多名受疫情影响滞留日本的中国湖北游客乘包机回国
  • 中保协发倡议:充分发挥保险保障功能 支持新型肺炎疫情防控工作
  • 疫情防控,百姓“菜篮子”能否保障?
  • 王蔷爆冷击败小威廉姆斯 首次晋级澳网16强
  • 温斯坦性侵案受害人:他认为猥亵行为在好莱坞是常态
  • 宁夏报告新型肺炎新增确诊病例5例 累计26例
  • 应对疫情,公路、铁路又有新举措!
  • 中国唯一现役世界拳王徐灿为湖北捐款20万元
  • “终于可以回家了”:近80名滞留泰国的湖北游客乘中国民航包机回国
  • 长春长生问题疫苗流向渐查明 还有这些问题需关注
  • 写给医生丈夫:从去年底到现在,没一起吃过一顿饭
  • 全员上阵接电话 旅游平台春节期间24小时忙处理订单
  • 备战“欢乐春节” 杭州杂技演员过年不回家
  • 亚洲股市遭遇“黑色星期四”
  • 特朗普签署美墨加协定
  • 台风重创菲律宾致数十人死亡 仍有数十万人无家可归
  • 《潮流合伙人2》潮流空间曝光 嘉宾亲自参与选品搭配
  • 肃清苏荣案余 江西对43名党员干部依纪严肃处理
  • 蔡英文的“出访庆功会”被紧急取消 民调也被收回
  • 保护困境儿童安全 福建漳州首创“春蕾安全员”机制
  • 根治欠薪专项行动启动 力保农民工按时足额领到薪金
  • 海外网评:“整体沦陷”的美国何时走出至暗时刻?
  • 满满都是爱!她们为“早到天使”输送“生命之源”
  • 国家网信办专项整治!再见了,关不完的广告弹窗
  • NBA新赛季开启时间确定 赛程缩短避免与东京奥运冲突
  • 福建漳州一餐饮店坍塌数人送医 事故原因尚在调查中
  • 杭州车辆失控致3死14伤 目击者:碎片满天飞像爆炸
  • 在市长热线中与市民严重争吵 黑龙江一科员被处分
  • “煤都”大同“氢”装上阵
  • 雷剧翻车 《鹿鼎记》《雷霆战将》背后资本捏把汗
  • 小康路上一个不掉队 南昌周青山自强自立成脱贫“奋进之星”